CrushSKALD

总是跑去站骨科 闲散人士 BTS 凹凸 文野 日常喜欢小天使属性 卡米尔是世界的瑰宝 比起镇魂还是喜欢白夜

【佩帕ABO】终极骗子(番外)

推一个作者一万年前的文…

-莲漪-:

其实自己也被虐的难受,怂怂的来把后续写完~~大家可以安心食用了~~


(一)


(二)


(三)


(四)














番外


‘佩利啊,我,怀孕了。’


 


佩利瞬间清醒,揪住帕洛斯的领口开始剧烈的摇晃,‘帕洛斯?帕洛斯!!!!你醒醒!!!等会儿再死!谁的孩子,我的还是银爵的!快醒醒!!!’


 


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全剧终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


 


 


 


 


 


我就开个玩笑.....................


 


 


 


 


 


正片,开始


 


 


 


 


 


 


 


‘蠢狗,站那么远干嘛!我又不能再捅你一刀!’帕洛斯不满的看着不远处杵着不动的身影,心里一阵窃喜,这只狗果然立刻就找到了自己。


 


三途河边,三生石上,一切即将回到初始的地方,只等过了那座桥,喝下那碗汤。


 


‘帕....帕...呃’人虽然是走了过来,话却怎么也说不利索。抬眼看着这个张口结舌的家伙,帕洛斯没好气的踹在他的膝盖上,高大的身影瞬间跌落,硬扯着佩利的头发按在自己膝头,强迫他与自己对视‘又不是舌头被割了,怎么话都说不清楚了?再不说话我吻你了啊。’说着就要往前伸头。佩利赶紧按住帕洛斯的手,挣脱了他的控制,神色复杂依然别开了眼睛,‘帕洛斯,我有太多问题不知道从何说起啊’


‘先挑最在意的’帕洛斯心不在焉的玩起佩利的头发。


‘你身上为什么会有银爵的信息素,那天晚上,我明明标记了你’帕洛斯眼波流转,这蠢狗果然最在意这个么,掩不住心中的温暖,嘴角高高的翘起,在佩利额头浅吻一口,‘你傻啊,暗恋我的人那么多,你又不是黑社会老大,我带着你的信息素满世界跑,那你不是要被捅成马蜂窝啊,嘿嘿嘿’忍不住笑出了声,每次逗自家大狗都无比开心,不过显然这只蠢狗对答案并不满意,帕洛斯看着他纠结的模样倒是十分满足,舔了舔他紧锁的眉心‘这不是想去救你么,让雷狮知道你标记了我,那我们还不得被他玩死啊。’


‘那你和银爵....有没有.....’佩利依然纠结。‘哎呀,现在技术这么发达,有隐藏气味的抑制环,就不能有散发气味的嘛?’帕洛斯突然很想念这只大狗的拥抱,开始有意无意的撩拨起佩利。


‘哦,别乱动啊,那,你是不是,真怀.....怀....我...是我的吧?’声音越来越小却一脸严肃,眸子里全是满满的自责和不甘。


‘噗,你信啦?我不那样说,你怎么会心甘情愿陪我下地狱呢~’再也按耐不住,帕洛斯近乎蛮横的扯过佩利的头,压着他和自己接吻,不让他在这个问题上继续纠缠。


是的,他说谎了,却不是死前的那一句。


 


 


 


 


帕洛斯知道自己怀孕的时候,有那么几分钟发疯般的想要留下这个孩子,这是他第一个孩子,是他和佩利的孩子。他甚至想过,就用银爵的信息素做掩护,可以躲几天?可不可以真的生下来,哪怕佩利会恨自己。但是,他知道,他不能。如果那样做了,换取这一时庇护要搭上的不仅是自己的一生,还有这个未出世的孩子。他们的命都不是自己的,又拿什么去保护这个孩子?


 


在地牢时,他想过要告诉佩利,可当他看见佩利因为银爵的信息素抓狂暴怒时,话到嘴边又变成了挑逗,帕洛斯想,孩子和佩利,毫无疑问他要后者。再让他任性一次,如果这次可以成功逃脱,就从长计议吧,可惜,他推测了千万遍,却没算到这样的结局。


 


 


 


 


‘帕洛斯?’敏感的发现眼前人的失神,佩利小心翼翼的看进帕洛斯的眼睛,空洞,绝望,仿佛一切生气都消散殆尽。佩利起身抱着帕洛斯,让他坐在自己腿上,害怕他突然消失一般从身后紧紧的圈住‘为什么要杀雷狮老大?’


帕洛斯晃了晃头,不在意的伸手抚摸枕在颈间的脑袋‘为了虚无缥缈的自由咯。银爵说,只要帮他杀了雷狮,就会放我走。虽然知道大概是场骗局,但我不得不去相信,因为,爱上了一个人,我有了弱点’


 


佩利怔了怔,帕洛斯好笑的发现,屁股底下似乎有什么顶了自己,这傻狗,死了也这么精神。


‘怎么?想做了?’帕洛斯暧昧的转过身跨坐在佩利腿上,眼睛眯缝成了一弯月牙,身体却没有像往常那样赤裸裸的勾引,只是静静的搂紧了佩利把头埋进他的胸膛,如果他们还没死,应该能感受到彼此逐渐一致的心跳吧。


 


空气一阵安静,佩利突然想起那天晚上帕洛斯莫名的刁难,先救雷狮还是他。仍然没想到答案,只不过,无论是上岸还是淹死,他都一定会陪着帕洛斯。


 


‘帕洛斯,下辈子,我一定只做你一个人的狗’


 


‘你!!!!你装睡!!!!!’


 


‘哈哈,你每次扒拉我睫毛我都以为你要下剪刀,吓得我都醒了~’


 


‘你!!!!’


 


两个人笑笑闹闹的跑过了石桥,桥的那一边,是属于他们彼此的自由。


 


 


 


【真】完结!


 


 


 


 


其实最初这篇文,一个是想开abo车,还有一个就是为了让最后一幕的帕帕说出那句话,当时脑洞到这句话的场景时,贼几把爽!自己给虐了个外焦里嫩,还露出了帕帕释怀的笑容,嘿嘿嘿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


 


咳咳,向以为有野战看的小伙伴道个歉,在三途河边打炮,实在太刺激了,让我莫名有一种坟头蹦迪的错觉。溜了溜了,可不能给我寄刀片了啊!!!!!!


 


 


然后我又脑洞了两个佩帕梗,一个就是无脑甜的校园日常,帕帕太激情在佩佩身上留下抓痕的故事


还有一个想写伪抹布帕,就是佩佩以为帕帕到处留情脚踩造船厂,自己头顶大草原,其实帕帕只是想看他生气吃醋满世界抓自己然后狂草自己的样子,但是,很明显看脑洞就知道都是小黄文,最近开车太多,还是给鸡儿放个假吧!!

大家可以说说想先看哪个梗,我就先构思起来~~


评论

热度(238)